截止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截止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黑气球白气球之真相

发布时间:2019-12-11 04:27:33 阅读: 来源:截止阀厂家

【7】

苏一嘴角露出了一个最冰冷的微笑,她一口喝掉冷掉的咖啡准备离开。

却一个脚步不稳却晕倒在了地上,我上前扶住她,“放心,你的咖啡杯里只不过是迷药罢了。”

但你在我咖啡杯里放的却是毒药。

她的嘴巴长得大大的,眼神说不出的怨恨和苍凉。

我也在用这种眼神看她。

苏一坐在医院的病床上的时候,歇息底里的叫着:“为什么!为什么?”

妈妈在一旁不住地叹气,却又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阿瑜,你的身体好些了吗?”我问。

她的眼睛中有慌张的神色一闪而过,“你才是阿瑜,我是苏一!”

“那场大火,独自在家的是苏一,而不是阿瑜。”我说,“你用我的电话约来林琛要林琛和我表白,你约他的时间是早上6点,但你和我说的是晚上12点,我一直在等,在凌晨一点时候终于忍不住睡了过去,因为太过疲劳,而你偷偷从医院溜回来,点了一场大火,那时候五点多,但林琛来了,因为晚睡,我没有醒来,所以林琛涉火救我,却被一根柱子压住了腿死在了火里,阿瑜,难道不是你害死了他吗?你成为了苏一,却依旧不甘心,你想要我死,你害怕我的记忆恢复,事情败漏,所以你在我的咖啡杯里下了毒药!”

“不是的!不是的!我才是苏一!你去死啊!”她捂着耳朵,用最恶毒的语言大声诅咒我,可惜除了我的眼神愈发冰冷没有别的作用。

“我知道你为什么想要成为苏一。”我的神情肯定很难看,“你羡慕她可以有美丽的衣服,有可爱的洋娃娃,有爸爸妈妈的宠爱,但是那又怎么样,你不知道吗?我多么想叫妈妈一声妈妈,我甚至连这个权利都没有,所有人都告诉我是苏家人,但谁又知道我只是一个渴望妈妈的孩子呢?姨妈很好,但她只是姨妈!”

妈妈含着泪光看着我,我却将目光撇到一边。

“但是妈妈并不是这么想,她觉得我很幸福,比你要幸福,她对我的关爱很少,她将更多的目光放在了你的身上,甚至连你冒充我也不说破,尽管她知道,但她觉得,阿瑜一直以来没有受到宠爱是吗?妈妈?”我冷冷的看着妈妈。

阿瑜的目光一直很空虚,却越过我看向我的身后,两行清泪缓缓流下,“林琛……”

我回过头,淡淡的看着我身后的林琛。

林琛走过来,握住她的手,仿佛无形之间给了她动力,“没事儿,你只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对不起,为什么你要喜欢苏一?明明是我先喜欢你的啊?那场大火是我想要替代苏一,甚至拿了她的黑翠玉手镯……但我只想让你回来。”

这才是真正的阿瑜,为了得到什么不择手段。

“抱歉……”“林琛”脸上温柔的神色变得十分冰冷,“死者已矣,这是你永远偿还不了的罪孽,我是林琛的双胞胎弟弟,林良。我没有那么伟大,我只有一个哥哥,我要给他一个公道。”

他手中攥着一支录音笔,阿瑜脸上的血色退的干干净净。

一开始我就知道他不是林琛,眼底的冰层那么厚,这是林琛所没有的。

也许阿瑜也看出来了,却想找一个理由来逃脱自己的罪。

“我哥在那天收到了一条短信:如果你喜欢苏一,那么请牵着白气球来。如果你喜欢阿瑜,请牵着黑气球。我哥哥牵来了黑气球。”

林良看着我的眼睛,我别过眼睛去。

床上的女孩的眼睛因为这句话一瞬间亮了起来。

“但是,哥哥是眼盲,分不清黑色和白色,于是林琛托我去买,但是,我去买气球的时候,发现白气球没有了,我随手买了几串黑气球,真的很抱歉。”

但是,为什么我在听到林琛喜欢阿瑜的时候更加轻松?

原来我也只不过是想要逃开林琛因为我死的沉重负担。

人啊,总是这么自私。

而阿瑜仿佛没了力气一般,瘫倒在床上,眼神没有焦点。

“其实大家都知道,你不是苏一,尽管你长得和我一样。”我沉默了许久,还是决定要把真正的真相告诉阿瑜,“那天你去了医院,而我没去,你是不是输血给姨妈了呢?你知不知道你害死了姨妈!”我的语气慢慢变得愤怒。

阿瑜猛然一惊,攥紧手紧张的问:“什么?”

“姨妈的血型是十分稀有的rh阴性血型,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而我,就是同样的血型,所以我被姨妈抱养,这种带有目的的爱难道还要比你幸运吗?但是那天你冒充我前去,大家以为你才是苏一……让你输了血,但你并不是同种血型,所以姨妈……”

阿瑜的眼泪流了一脸,却没有了辩解的语言。她像个小孩子大声的发出哭声。

妈妈也在一旁终于呜呜的哭了起来。

“但大家都没有说,尽管所有人都知道。”我尽力忍耐自己的情绪,“我在回到林琛旧家恢复了记忆,这件事是外婆告诉我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都有自己的不如意,例如我,我因为林琛,害死了姨妈。你呢,你因为我,害死了林琛。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罪孽,并且永远偿还不清。”

【8】后来

阿瑜自杀了,以苏一的名义。

我依旧是阿瑜。

林良并没有将录音笔提交给律师,而是默默保留着。也许阿瑜永远不知道,有一个男孩子在默默的喜欢她。

我的脑海里总是莫名的闪过一些片段,林琛总是在唱歌,我看到樱花树下林琛唱着歌,我被歌声吸引,走过去,然后认定了一生。

阿瑜摔倒的时候被林良扶了起来,小时候的林良那么幼稚,坚持不和女生接近的原则留下自己哥哥的名字。

人生有那么多的错过,那么多的罪。

我保留着回忆,看着摇篮中的苏嘉,他还很小,我买了很多黑气球系在摇篮上,苏嘉看着黑气球笑了起来,撒下一片清脆的银铃铛声音。

下一篇:五行缺爱

制服丝袜电影

黑丝袜

巨乳

制服下的诱惑

大胸mm

美女翘臀

丝袜美腿

丝袜美腿图

清纯妹子孙怡甜美写真

大胸妹子夏美酱甜美俏皮可爱

小魔女奈奈 粉色比基尼

石原铃华秋叶莉绪番号大全259LUX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