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截止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缘何短期背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56:35 阅读: 来源:截止阀厂家

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缘何“短期背离”

预计2015年我国GDP增长7.0%左右。受多重因素影响,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还将出现,非线性关系将更加突出,用电量增速将进入一个由中速增长向中低速增长的新周期,综合考虑影响全社会用电量的影响因素及其变化规律,预计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5.75万亿千瓦时,增长4.0%,较2014年提升0.2个百分点。

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放缓趋势明显。目前,我国经济增长已进入一个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型调整的新周期,正处于增长速度进入换挡期,结构调整面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叠加的关键阶段。2012年以来,经济增长速度处于8%以下水平,2014年经济增长速度低于7.5%,2015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140667亿元,同比增长7.0%,创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同季最低增速(2009年一季度增速为6.5%)。我国经济增长正在进入一个7%左右的“新常态”。

与此同时,受经济增速稳中趋缓和气温等因素影响,2012年以来,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处于10%以下水平,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至3.8%,同比回落3.8个百分点,电力消费需求增速创1998年(2.8%)以来新低。2015年一季度全国全社会用电量1290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0.8%,其中,3月全社会用电量4448亿千瓦时,同比下降2.2%,与去年同期相比回落10个百分点,创2009年6月以来新低。从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来看,不同经济运行阶段,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存在较大差异。随着经济增速放缓,重工业下滑速度较快,尤其是高耗能的重工业下滑更快,2014年电力消费弹性系数降为0.5,2015年一季度进一步降为0.1。在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内出现比较大的背离。

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原因分析:

产业结构调整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重要因素。不同产业生产等量GDP所需电力消费存在显著差异,以2014年为例,单位GDP电耗为867.8千瓦时/万元,其中,第一产业单位GDP电耗为170.4千瓦时/万元,第二产业单位GDP电耗为1497.8千瓦时/万元,其中工业单位GDP电耗为1751.4千瓦时/万元。第三产业单位GDP电耗为217.1千瓦时/万元。在经济新常态下,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稳步推进,今年一季度全国全社会用电量1290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0.8%,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4.6个百分点,其中,第一产业用电量171亿千瓦时,同比下降1.9%;第二产业用电量9079亿千瓦时,同比下降0.6%,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为-51.7%;第三产业用电量174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0%,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0.3个百分点,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为108.3%。

工业行业内部结构调整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关键因素。虽然重工业是耗能大户,用电量约占全社会的60%,但其增加值比重却远低于这一数字。四大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0%左右,其增加值却只占GDP的10%,增加值占比明显低于用电量占比,表明高耗能行业生产波动对经济总量的影响远低于对用电量的影响程度。年初以来,钢铁、建材等行业持续低迷,尽管增加值仍然小幅增长,但主要耗能产品,如生铁、粗钢、水泥和玻璃的产量均负增长,直接拖累行业自身用电乃至整个工业用电负增长,成为导致全社会用电量与经济增长背离的关键因素。2015年一季度,全国工业用电量同比下降0.7%,增速比上年同期低5.9个百分点。其中,轻、重工业用电量同比分别增长1.8%和下降1.1%。四大高载能行业用电量同比下降 1.3%,化工、建材、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行业用电量增速均同比回落,比上年同期分别回落0.1、15.1、8.5和1.1个百分点。

电耗下降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又一因素。2014年单位GDP能耗下降4.8%,单位GDP电耗下降3.4%。2015年节能降耗继续取得新进展,一季度单位GDP能耗下降5.6%,单位GDP电耗下降5.8%。同时,能源领域节能效果非常显著,供电煤耗和线路损失率持续下降。2014年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火电机组供电标准煤耗318克/千瓦时,同比下降3%,线路损失率6.34%,同比下降0.4%;2015年一季度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火电机组供电标准煤耗308克/千瓦时,同比下降7.4%,线路损失率4.66%,同比下降0.6%。

高耗能产品“去库存化”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突出因素。粗钢、焦炭、烧碱、玻璃、水泥等高耗能产品具有典型的基础性和资源性特征。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经济运行由以往的高速增长变化为中高速增长,高能耗产品需求相应下降。目前正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高耗能产品处于“去库存化”状态,企业在消化库存期间并不需要消耗电力,但支撑了经济增长。因此,新常态下短期内高耗能产品“去库存化”导致了用电量与经济增长出现背离现象。以钢铁行业为例,今年以来,钢铁业产成品库存指数持续下跌,从去年底的56.2%下降到3月末的50.7%,1-3月同比分别下降1.25%、5.77%和3.06%,同时,一季度粗钢产品产量同比下降1.7%,表明社会消费的高耗能产品相当一部分来自库存,而非当期生产。

近期气温变化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偶然因素。2014年中国平均气温较常年偏高0.5摄氏度,为1880年以来最温暖一年,同时夏季极端持续高温天气较2013年同期明显偏少,贡献全年全社会用电增速下降超过1个百分点,2015年一季度平均气温相对较高,3月份全国平均气温为5.8度,相比去年同期提升1.7度,气温偏暖有利于节约用电。

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是经济运行中的周期性现象。长期来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的变化趋势具有较强的一致性和联动性,但在经济运行转折阶段,会出现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周期性现象。美国、日本、韩国等主要国家历史上均出现过短期背离的现象,如美国2001年电力消费下降3.6%,而GDP增长0.8%;日本2003年电力消费下降1.3%,而GDP增长1.8%;韩国1980年电力消费增长5.4%,GDP则下降1.5%。我国历史上也出现过短期背离的现象,如2009年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减少4.02%,而GDP同比增长6.1%。

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走势预测:当前我国经济处在新旧动力转接的关键阶段,一季度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回落明显,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乏力,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创2001年以来新低,消费增长稳中有降,出口形势不容乐观,经济增长存在下行压力。

虽然经济增长速度回落,但结构调整稳步推进,转型升级步伐势头良好,新主体、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新动力正在加快孕育,经济向中高端加快迈进,预计2015年GDP增长7.0%左右。受经济进入新常态、产业结构调整持续推进、节能环保压力加大、节能技术应用、节能科技创新、能源政策调整等多重因素影响,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还将出现,非线性关系将更加突出,用电量增速将进入一个由中速增长向中低速增长的新周期,综合考虑影响全社会用电量的影响因素及其变化规律,预计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5.75万亿千瓦时,增长4.0%,较2014年提升0.2个百分点。

山西天然气取暖器

吉林浴锅

太原挺柱

四川立式打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