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截止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抗战老兵于淑海的医缘

发布时间:2020-03-23 12:26:11 阅读: 来源:截止阀厂家

中新网嘉兴9月6日电(见习记者章天启)“当时村里医生很少,村里人生了病都没处医,挺的过就挺过去了,挺不过就活活熬死过去。”6日,在浙江省嘉兴的家中,抗战老兵于淑海对记者说着当年村里看病难的“窘境”。//

1927年,于淑海出生在山东省文登县一个农民家庭,5岁便丧了父,生活没法继续维持。“橘子(于淑海小名),叔叔要将你卖了换袁大头。”于淑海说当时还是她奶奶给她通风报信,她才知道这个事情,她在家里哭着喊叫了一个晚上“不卖,不卖。”最后,还是老妈软了心,对于淑海的叔叔说:“算了,算了,饿死也不卖了。”随后,于淑海被外婆收留,管吃管住,她就负责伺候他们。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开始全面侵略中国。以山东省青岛为主的整个胶东地区成为日寇侵占的主要目标,文登县城也很快陷落。日本鬼子驻在县城,修建据点、炮楼,经常纠集伪军、汉奸到村庄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1940年的时候,我大表姐从部队回家探亲,她是部队中的军医,回部队时想带于淑海去参加八路军。”于淑海说,当时母亲因为她年纪太小就没同意,那一年于淑海13岁。在二表姐的推荐下参加了村里的儿童团。

当时鬼子就驻扎在文登县城,经常出来扫荡,儿童团就负责在村口站岗放哨,鬼子汉奸一有动静就向村公所报告。在此期间,于淑海一直和二表姐住一个房间,二表姐是地下党,经常晚上在房间里开党小组会议,她就负责在门外警戒,一有动静就通知地下党们转移。

“等到年纪稍微大一点,我们就给八路军做军鞋,到了过春节的时候,我们儿童团还会一起扭秧歌做表演。”于淑海还记得,当时她演的是《小鬼子的连长去抢花姑娘》,同时她还负责过宣传抗战“主要是张贴抗战标语,根据当时的形势去宣传。”

到了1942年,于淑海15岁了,她不仅参加了村里的民兵组织和妇救会,还进了一家西医疗诊室,学习急救知识。

诊所里有一个医生是地下党从外面请进来的,他们那里是个联络站,平常主要给村里的农民看小伤小病。在西医疗诊室,于淑海学到了包扎伤口等等的医疗技术,为将来的工作打下了基础。

“当时我就学习怎样给伤口消毒,怎样包扎,怎样换药等等,还帮着医生消毒医疗用具,烧开水、打扫卫生。”于淑海表示,当时自己干的都是一些比较简单的活儿。

据于淑海回忆,1945年6月一天的上午,一群鬼子和汉奸饿狼般的扑向村庄,把村里百姓驱赶到村里的广场上。一个叛徒指认出村里有地下党负责人,丧心病狂的敌人为了“威慑”,用铡刀将负责人的头铡下示众。“敌人的暴行没有吓到大家,相反更激起我们坚决抗日的决心。凭着打鬼子的朴素愿望和一腔热血,我在1945年7月参加了八路军。”于淑海说。

“1945年8月,二表姐带着我和我的同学林乐风三人去八路军胶东山区参了军。”于淑海说,参军组织看我年纪小又是个女娃想让我当文艺兵。可我一心想当医生救死扶伤,最后组织看我一心从医又有从医基础,就安排我到了胶东军区后勤第二卫生所,当了一名医务兵,担任护理员。”于淑海说。

于淑海表示,当时在卫生所担任护理员的时候,就是专门负责对方的吃饭、大小便等一些低层次的工作,将伤员护理好了之后再将他们送上前线去。在她的印象中,被送到卫生所的伤员,有的胳膊没了,有的年轻小常常会掉眼泪。

“我期间曾经遇到一位伤员,因枪伤被感染引发腹膜炎,因为没有消炎药,他的腹部严重感染。”看到这名战友牺牲,于淑海害怕得一个劲哭,晚上睡觉时总觉得这名伤员老跟着她,常常是整宿整宿的失眠。

于淑海的护士长看出了当时于淑海有情绪,就来做于淑海的思想工作,劝于淑海要坚强一点。“我不想当护理员了,我能否去学习做一名医生啊?”于淑海这样问护士长。

“护士长对我说所长、院长、军医,都是从最基层的护理员开始做起的,要慢慢来。”于淑海表示,之后,护士长送了她一本医务书,叫她有空自学。

后来,于淑海又被组织送到胶东军区医训队读书,学习专业的医学知识,在从医的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最后转业到浙江工作。(完)

材料扭转试验机直销价格

济南里氏硬度计价格

济南微机屏显钢绞线试验机公司代理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