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截止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压电击伤土方车司机手脚严重烧伤

发布时间:2020-03-02 11:40:08 阅读: 来源:截止阀厂家

高压电击伤土方车司机

手脚严重烧伤 后续治疗费在哪?

工地土方老板:伤者经治疗无大事,该负的责任不会推脱

聂小毛的手脚被严重烧伤

车轮也被烧坏了

实习生 谢梦 记者 张新红/文 欧阳海员/摄

8月26日,聂小毛在庐山区新港镇一工地运输土方时,车辆不慎触碰到高压网线,不幸被电击伤,工程方支付了两万元治疗费,但是后续治疗费没有着落。工地土方老板认为,电击伤人事件责任需要明确,该负的责任他不会推脱。

反映

聂师傅:运土方时被电击伤,当场昏迷

聂小毛是南昌县向塘辜坊村人。今年6月28日,庐山区新港镇一工地土方老板委托南昌县向塘镇一车队老板组织了14辆八轮车到工地拖运土方,聂小毛就是车队中的一名司机。

车队在工地做了近两个月,没出什么事。但8月26日上午,聂小毛像往常一样拖运土方,约8时左右,当他驾驶车辆到达卸土区时,车辆后斗不慎与高压网线触碰,造成车辆轮胎起火,他也被电击,当场烧伤昏迷,随后被送往医院抢救。

事后聂小毛回忆说,当天他驾车进入卸土区后,在指挥人员的指挥下倒土,当时车辆附近就是高压网线。他说,为了将土倒干净,他将后斗升高了些,结果车辆后斗触碰到高压线。当时他从车辆后视镜看到车胎起火、冒烟,于是赶紧跳车,却被当场击晕。

进展

医院:病人已脱离危险,并转入普通病房继续治疗

聂小毛受伤后被迅速送到171医院抢救。入院时,医生检查发现,他右手部分手指严重烧伤,右脚板被烧开,身上一些部位皮肤脱落。情况很不明朗,医院很快下了病危通知。

当时,医院通知聂小毛家属,目前虽予以积极抢救,但病情不稳定,随时可能出现失血性休克、循环、呼吸功能衰竭以及心、肝、肺、脑、肾等器官功能衰竭,导致病人死亡。

聂小毛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抢救。

此时,工地土方老板也拿出两万元钱抢救聂小毛。

最后,经医院全力救治,聂小毛脱离了危险,转到普通病房继续治疗。而此刻,两万元钱也用完了,老板没有再拿钱出来。

问题

聂师傅:后续治疗仍要不少钱

聂小毛说,转到普通病房后,他每天的治疗、住院等费用约800元,而老板也没有再拿钱出来,自己已经交了几千元医药费。他还说,虽然经过治疗没有生命危险,但由于手脚被烧伤,医生告诉他可能要截肢、植皮,后续的费用估计也不少。

聂小毛的小舅子赵建华说,工地土方老板应当承担责任。因为当时车队进入工地时就发现有电线网线,当即要求工地土方老板清理电网后再运输土方,但被拒绝了。

对此,聂小毛也在文字材料中写道:当时工地现场有很多网线,其中有万伏高压网线,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老板要求我们先施工,然后再组织网线拆迁工作。而在施工数天后就有两辆车将其中两组低压网线挂断,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我们再次停工,要求将高压网线拆除,但两三天后老板为赶工期,要求继续施工。

回应土方老板:明确责任,该负则负

工程土方相关负责人曹先生说,当时出事后,老板已经托他给了聂小毛两万元钱,但聂小毛是运输车队的一员,而运输车队又不是他们工地的下属单位,两方是合作单位,所以车队内部员工的安全应该由车队负责,而且这一点已经写在合同中了。他表示,双方可以坐下来协商,明确彼此的责任,该他们负的责任,他们一定会负。

而对于工地电网的事,他回应说,电网不是工地的,高压网线位于路边,是在安全的高度上,车辆来往并不会造成安全事故。当时聂小毛倒土时,车后斗没放下才导致触碰电线而被击伤,从这一点来说,他也有责任。

无锡虹桥医院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

成都西南医院